第2章(第 1 / 4 頁)
    chap_r();    自從念了大學她回靳家的次數就少很多。這種例行的家族聚會,她找借口不去也不是頭一回。但靳北然作為長子,理應到場。她跟他齊刷刷地玩消失,實在很難不讓人想到什么。
    靳母先是氣而后就非常著急,懷疑倆人是不是出了車禍。是靳北然的父親出聲安慰才慢慢穩了下來。有靳父在,一切都不會亂。他讓大家重回餐桌,晚飯安靜地結束,沒人再提這茬。
    靳北然做正經檢察官的時候,那就正裝革履,神情冷漠但眼神凌厲,話能少就少,疏離而威嚴??伤坏┑搅舜采?,那就是換了一個人。要把她擺出各種羞恥的姿勢,對她說出各種下流的話。她再也不覺得這個男人高不可侵,明明斯文敗類衣冠禽獸,極盡貪戀著她的身休。
    好不容易能休息會兒,她又聽到他在談色情直播的案子,下屬在跟他匯報最新進展,又有線索指向別的人,問要不要接著深查,但怕查多了又牽出一堆。
    他說“怕擔事還當什么檢察官”。下屬就連忙反省自己,解釋說只是擔心接下來的工作可能會了檢察院的職責,惹來一身腥。
    靳北然不徐不疾,低沉的聲音漫不經心,卻有種隱隱的威懾,“這不是你該擔心的事?!?
    “姓黎的警察很可疑,他顯然撒了謊,最近把他盯緊點。另外證據要一一核實,任何跟十一年前那案子重合的地方,都得對上號?!?
    “十一年前的案子我們還管?都結了?!?
    “那又怎樣?這兩起分明有聯系。行了,把資料佼給秘書,下午我會細看?!?
    他放下手機,現趙寧熙正看著自己。
    他知道她全聽了,還未開口說什么,她就一板一眼地正色:“我爸是無辜的?!?
    “證據?”
    “如果我爸真是幕后黑手,那這案子十年前就該徹底了結,為什么最近又冒出來?”
    他輕而易舉反駁:“殺人犯抓了這么多,不還是有人被謀殺?”
    “你知道我說的重點不是這個,別跟我偷換概念!”一提到這她就容易激動,“我爸當時就是替罪羊,證據怎么可能全指向一人?你不覺得太可疑了嗎?他那么好,那么愛我……根本不可能做這種事……”
    “前幾句姑且不反駁,但后面的……”他目光平靜極了,“十一年了,我在檢察院聽得最多的就是這種話。趙寧熙,他愛不愛你,跟他是否犯罪沒關系。知道么,很多都是為了子女去貪污受賄?!?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她聲音小了下去,“那現在這案子會跟當
特大黑异族tube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