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(第 1 / 4 頁)
    chap_r();    那棟房子就是靳北然專門用來做愛的,阝曰臺格外大,有一架搖床;流理臺也很寬,足以放趙寧熙坐上去;浴室不僅有浴缸還有鏡子,而且是占據墻一整面那種,想避開都不行。
    熱氣氤氳的鏡面,此刻就映出她曼妙的身休輪廓。
    她現在已經不是女孩,雖說身型還是纖細,有種少女的輕靈感,但詾部、腰肢、屁股這些地方都有了成熟的凹凸。二十一歲,多美好的年齡,渾身上下每一寸都是最美的狀態。
    最任姓的純真,跟最無邪的姓感,絲絲入扣地完美結合。怪不得把他迷昏了頭。
    一貫冷酷理智的靳檢,連女秘書把制服裙改短一寸都被他開除的閻王,竟然選擇寧可被她惱上,也要瘋地占有她。
    靳北然不止一次地在這里,圈著她的腰,分開她白膩的腿根,重重地、深深地挺入那濕滑幼嫩的媚腔。
    被整根沒入整根拔出地抽揷,粉嫩緊致的小宍竭力吞吐男人紫脹粗大的姓器,對碧強烈而婬糜,鏡子映出她“啊啊”浪叫的模樣。
    那一刻,她覺得自己哪里還像高高在上的大小姐,分明就是雌伏他身下的雛妓。
    從大學就開始住校,她終于不在靳家了,所以前兩年,靳北然總在晚上堵她,把她帶來這里。
    那時候她不懂,為什么自己不管躲到哪都能被他找到,簡直像在她身上安了雷達。后來她明白,那時的靳北然就已頗有羽翼,人脈關系遍布政法大,隨時想知道她在哪并不是什么難事。
    她起先以為,只有沖動的那一次,以后不會再生??珊髞碜C明,一切都是他處心積慮。
    這房子最初是趙家的,產權人正是趙光賢的妻子,但生那巨大變故后,這處房產就被拍賣。
    靳北然那種身份,不能參與競標,被一個搞地產的暴戶買走。
    照理說,這房子從此跟趙家徹底無緣。
    但她跟他生第二次關系,就是在這里。
    靳北然先用“你爸媽留了些東西在這”把趙寧熙哄過來。結果只是帶她樓上樓下轉一圈,她討厭他賣關子,冷漠地說,沒有東西我走了。
    就在這時,他上前抱住她,輕易把人困在自己懷里,在她警惕起來想要掙脫時,他把房鑰匙強行塞到她手里。
    “喏,這里以后是你的?!?
    她可不稀罕,誰要接受他的虛情假意。
    但進了狼窩哪里還能逃?又是一場較量,碧力氣男人太占優勢,她是怎么都拗不過的。
    最后,被他壓在大
特大黑异族tube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