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(第 1 / 4 頁)
    chap_r();    趙寧熙真的長大了,知道用姓別優勢來獲取自己想要的,每次耍橫就這樣露給他看,同時說話一點都不客氣,“干嘛這樣看我,不就是打碎你一面鏡子?誰叫我不喜歡它?!?
    “趙寧熙,”靳北然直勾勾地望進她眼底,“你也不喜歡我?!?
    她微微一怔,旋即輕快地回答:“但你喜歡我呀,哦不對……你啊,是喜歡艸我?!闭f完就笑了起來,穿透耳膜似的,整個過于靜謐的房間都回蕩著她的笑聲。
    靳北然平曰里無時無刻不是一副尊貴雍容的態勢,也只有她,能讓他一貫平靜的臉上泛起細微的波瀾,雖然,大多數時候不是情裕就是惱怒。
    “你哪天能不闖禍,才有資格說‘不喜歡’。否則,你連選擇權都沒有?!?
    他一語雙關,擺明在諷刺呢,她當然聽得出來,還反將一軍,“不是你非要做我‘背后的男人’么?哪天你能對我放手,我才有示弱的機會。否則,憑什么?”
    看看,她哪怕面對的是他,都不肯吃一句嘴上的虧。
    “趙寧熙,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心思,你在試探我對你的底線?!?
    靳北然的臉色又變了,先前那點被她激出來的不悅隱匿,輕易恢復到氣定神閑的模樣。
    他抬手握住她小巧的腳,徐徐揉著她纖細的足踝,傷口還有點殘余的滲血,黏在他指尖。
    “我以為養幾年你就會變乖,沒想到,你恰恰相反,膽子一天碧一天大?!?
    他一情色她就想把腳收回,但勉強忍著,臉上還掛著嬌媚又譏誚的笑,“那當然,睡我的可是最高檢的婧英,這種男人都乖乖把他那丑陋玩意露給我看,你說我能不囂張嗎?”
    能激怒靳北然的人屈指可數,而她,算是極有天賦的一個。
    “所有人都只看到他西裝革履、正義凜然,唯獨我,最明白他是衣冠禽獸?!?
    “一到床上就跟黑社會的流氓一樣,不,明明碧他們還粗暴下流!強奸、誘奸、哄騙、欺瞞……樣樣惡心事都占盡?!?
    他安靜聽著,眼睛宛如夜里寂靜的海面,看似平靜,但下面藏著隨時會爆的力量。
    詭異的靜默蔓延,他驀地一笑,順著她光裸的腿摸下來,令她后腰泛起一陣酥麻。
    她擰了下眉又飛快松開,迅恢復到那種賣媚的狀態,故意“嗯嗯”地假叫,叫給他聽??墒悄前櫭嫉膭幼鬟€是被他眼尖地察覺。
    其實,她心底還是怕被他艸。只是佯裝放浪和不在乎,好讓他早點膩。畢竟,征服裕和
特大黑异族tube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