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章(第 1 / 4 頁)
    chap_r();    寧熙面上要強,但內心很柔軟。別看她在外受欺負總能強硬反擊,但到了晚上就會悄悄抹淚,不是因為被侮辱,而是思念和無助。
    這世上再沒一個安全的地方,可以讓她安心棲息,總要繃緊自己,防備所有人。
    直到后來,避風港終于又有了。
    是他懷里。
    最初那次,是寧熙忽然晚上過來,靳北然正欲問怎么,在看到她神色時打住。
    她走過來,默默抱住他,默默把臉埋在他胸口。
    “一下下就好?!奔毤毜谋且?,實在沒法讓人拒絕。
    不多時,靳北然感到一陣濕意在自己胸膛彌漫。
    他什么都沒問,她哭好了就走,關門時還不忘抬著濕潤的眼對他說“謝謝”。
    越來越依賴他,全身心的信任。
    有幾次哭累了,就在他懷里睡著,把他胳膊都枕麻了。
    那時候的他真的好溫柔,讓人心尖子都酥了是不是?仿佛對她有無限的包容和耐心。
    她后來覺得,或許正是因為他已經看夠了自己哭,才導致后來再也勾不起一分憐惜。初夜結束后不久,他竟又找過來,那時候寧熙并不懂抗拒,還跟以前那樣,抹淚跟他撒嬌,哀求“不要”。
    這才發現,自己哭對他沒用了。
    經歷過兩三次后,她發現自己哭得越慘,他反而越猛,簡直像要把她搞壞一樣。
    對她來說,靳北然從拯救她的神,一夜之間變成魔鬼。
    如果不是那一晚,恐怕連靳北然自己都想象不到,對她的愛欲已經累積的這么這么多,只豁開一個口子就宛如潰堤,那樣鋪天蓋地,瞬間吞噬他所有理智和自制。
    其實,他看見她眼淚仍會心疼,只比以前更甚。
    可那泛濫的愛欲幾乎催發惡意,他跟走火入魔一般,掰開她的腿,把硬脹的欲望深深嵌入她體內。
    好像這是唯一的解藥。
    每次結束總是有些后悔,然后對她特別好,百般寵溺。
    結果下一次,還是照舊把她操哭。
    他何嘗不知道這錯了,可是,就是沒辦法。
    在那棟別墅時,寧熙幾乎沒穿過內褲。下身總是光著,不是被他摁倒抽插,就是被他握著腰肢,坐他腿上含著他那根晃。
    春夢里的場景實現了,可自己為什么不快樂?
    她終于不哭了,開始激烈地、冷酷地反擊他。就像對待外人那樣。
    漫長的僵持期,讓很多愛意只能默默潛藏。
特大黑异族tube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