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(第 2 / 2 頁)
    這么回想起來,聞蔓覺得傅其修吻技確實是好。
    而且青檸味的漱口水還廷好聞的——
    當時她只是喝嗨了,腦子可還清醒著,斷不可能什么印象都沒有。
    摸著良心說,在挑傅其修的時候,她心里也是隱隱有過期待的。見色起意嘛,全然抱著被拒絕了無所謂,被接受也不吃虧的心態。只是衡量過后,被拒絕的可能姓太大,只剩下那么一丁點的期待值,仿佛就只能忽略不計了。
    誰知道傅其修會不按常理出牌???
    撇開別的不說,聞蔓一想到那個給自己下套的男人一副吃了屎又只能吞下去的表情,就想笑。誰讓他得罪不起傅其修。就像他可以?;ㄕ薪o她下套一樣,傅其修已經神手要了的東西,那他就絕對不能再去拿。
    都是仗勢欺人罷了。
    聞蔓乜了關茜一眼,說:“哪有叁分鐘那么久?!?
    一分鐘也就頂天了。
    從開始的靜默到后面的起哄,她可沒那么厚的臉皮,能當眾接吻叁分鐘。
    “夸帳說法夸帳說法?!标P茜一臉八卦,“我都忘記問你了,他后來不是還送你回家了嗎,你們就沒再發生點什么?”
    聞蔓眉梢一跳,隨手拿了杯酒,說:“不就送回家咯,還能發生什么?!?
    “真笨,這么好的機會都不把握!”
    關茜恨鐵不成鋼,殊不知好友已然悄聲和人做完全套,無奈難以啟齒,只能悶聲往下吞。她嘀咕:“今天陸來問我你怎么沒來的時候,我還尋思呢,以為你和傅其修發生了什么奸情是我不知道的,不然陸來怎么會突然問起你……”
    陸來是關茜的兒時玩伴,傅其修便是他的朋友。
    聞蔓抓住重點,“你說陸來問起我?”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我就給你打電話了啊?!?
    聞蔓總覺得不對勁,她又問:“這地方是陸來帶你來的吧?”
    關茜點頭。
    聞蔓沉默,剛要深想就感覺到從對角位置投來一道視線,一時讓她如坐針氈。
    她知道那里坐的是誰。
    要命,她怎么就坐了這么一個她不好側頭,對方卻能直接看到她的地方。
    “我出去一下?!?
    “才來你就出去?”
    聞蔓抓起手機,“打個電話?!?
    直到門關上,才算徹底阻斷那若隱若現的刺背注視。
    ————
    聞蔓:我就是親豬都不會親這傻比。
    然后指傅其修:我選你。
    --
特大黑异族tube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