яòǔzんǎǐщǔ.òяɡ 番外二:求婚+日(第 1 / 4 頁)
    結婚是聞蔓提的。
    那天她生日,唯一的愿望是傅其修能陪她去玩車。傅其修不僅答應了,在她跑爽了以后還帶她開了一圈。然后她就發現,他車技并不比她差。
    “你總說我愛玩,在我這個年紀的時候,你是不是玩得比我還厲害?”
    傅其修笑笑,卻問她想不想看露天電影,這附近就有。
    她看了看時間,還有兩個小時過零點,便說好。
    看電影的人不多,他們車子??康们?,周圍也沒有太多車輛。似是有備而來,看到傅其修從后備箱拿出毯子和零食,這著實震驚了聞蔓。
    “你早就計劃好的?”
    傅其修說:“前兩天突然想到的,有備無患?!?
    聞蔓不由想起去年在椿榕,他關了電閘,拿出塊小蛋糕給她生日驚喜。
    他不是不懂浪漫,是浪漫而不自知,所以彌足珍貴。
    聞蔓看了眼從小冰箱里拿出來的草莓蛋糕,心里思緒涌動,如草莓酸甜,可她明明還沒來得及嘗下一口。
    她放下蛋糕,去親他嘴唇,“謝謝你?!?
    傅其修不說話,揉了揉她的耳朵。
    露天電影圖的是氛圍,九十年代的老電影,聞蔓依偎在傅其修懷里,看得不太專心,比起電影,她更想和傅其修聊聊天。只是聊到最后,卻是她先累了,找了個舒服的姿勢,就閉上了眼睛。直到手指被一冰涼的硬物圈住,她才撐起眼皮。眼前晃過爍爍閃光,她無意識地喚了一聲:“傅其修?”
    “生日快樂?!?
    此時距離生日過去只剩一分鐘。上次他在生日的第一時間送她蛋糕,這次他在生日最后一分鐘送她戒指,聞蔓回神,略帶哽咽地問:“這也是生日禮物?”白天他便已送她不少東西。
    傅其修坦蕩蕩地道:“你可以認為是?!?
    就算是這樣,他也沒有向自己提要求。聞蔓想,傅其修這人,說不逼她就不逼她,也不知是好還是不好——她覺得自己有時候真是特別別扭,別人迫切時她不緊不慢,等別人慢下來了,她卻又有些急了。
    她吸吸鼻子,說:“這戒指真好看?!?
    “你喜歡就好?!备灯湫拚f。
    緊跟著她又密集緊湊地問:“要不要結婚?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光顧著看手機屏幕上顯示的四個零,傅其修一時忘了反應,過了幾秒,“你認真的?”
    他正經起來,聞蔓反而退怯了,但也只是小聲道:“如果我說不,你會給我反悔的機會么?”
    “不
特大黑异族tube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