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三:傅思繆+二人世界/微H(第 1 / 4 頁)
    傅思繆接受新事物的反應略慢,常常需要一段很長的適應期,同齡人早都會了的東西,她還得等一等再決定要不要去嘗試。
    不過一旦適應,她就會消化很快。
    比如她說話很晚,到兩歲才能表達完整的句子。開始聞蔓還為此擔心過,后來聽她妙語連珠,說話跟小大人似的,這才松了一口氣。
    說到這個,聞蔓還有個小遺憾——傅思繆第一次開口,叫的是爸爸。
    那天傅其修去公司了,她在家陪傅思繆。
    傅思繆走路越走越順溜,家里換了柔軟的毯子,邊邊角角都包了海綿,她亂走亂摸,不知從哪里找來一本財經雜志,封面寫著“羌州時事”,聞蔓一眼掃過,看那標題下有張熟悉的面孔,剛要說話,傅思繆就指著人像叫:“啪、啪啪?!?
    聞蔓震驚,眼都睜大了,抱她過來就讓她再叫一次。
    傅思繆卻閉口不言,繼續折雜志玩。
    聞蔓起了心思,換了個說法,哄她叫媽媽。
    而小豆丁只是用烏溜溜的葡萄眼看她,含糊道:“啊巴,巴巴?!?
    比第一聲清楚,但仍然是“爸爸”。
    聞蔓郁悶了,嘀咕說:“明明是我陪你的時間多,你怎么第一聲叫爸爸啊?!?
    結果傅思繆又抓到她話里的重點,越叫越標準:“爸爸?!?
    聞蔓:“……”
    因為這事,當晚傅其修回來,聞蔓沒給他好臉。
    傅其修不明所以,直到給傅思繆洗澡的時候聽到她叫自己爸爸才回過味來。
    高興歸高興,聞蔓不讓他上床卻也是一個問題。
    隔天他買了只會實時學話的扁嘴鴨子,錄了音,送給傅思繆,然后就回臥室洗澡去了。
    聞蔓當時在冰箱前喝芒果汁,沒注意,等聽到那只鴨子嘎嘎點頭變聲叫“媽媽”,她愣住,拿起鴨子瞧,對它說:“再叫一次?!?
    鴨子重復她的話:“再叫一次?!?
    這回是傅思繆主動接話:“媽媽?!?
    鴨子照樣重復:“媽媽?!?
    聞蔓聽了,竟有種鼻酸的沖動,卻在傅其修出來的時候發現了另一個問題。
    “為什么繆繆那么聽你的話?我讓她叫媽媽,她給我叫爸爸,你不過派只鴨子,她就開口叫媽媽了?!?
    傅其修一時噎住。
    他擦了頭發過來,蹲下看她,“繆繆會叫媽媽了?”
    “叫了?!甭劼滤恍?,指著自己問傅思繆,“繆繆,我是誰?”
    傅思繆擠眉弄
特大黑异族tube视频